real_灿灿vitamin

佐助助助助助~

【鸣佐】木叶警局恋爱物语(就是我家太子和他那傲娇妻子的那点破事)

第二章   那些年,漩涡鸣人追过的助
  “里面情况怎么样了”日向宁次刚刚赶到,映入眼帘的是游手好闲,吃吃喝喝,打打闹闹,间或夹杂着打情骂俏的娇嗔,状似混混却货真价实隶属于漩涡鸣人的出动小队,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微不可见地抽抽嘴角。
  “我们队长已经进里面交涉谈判了,里面只有木叶丸大人一个人,队长说他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用动火就拿下”良久良久,终于有人发现木叶精英,日向少爷被他们晾在这里有一会了,赶紧装模作样敬了个礼,站直回答。
   “谈判?”一个连基本技巧都不知道的门外汉,竟然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主动去谈判,宁次只感觉自己脑袋又大了。
时间回溯到今天早上的例行会议,三代即木叶前局长的孙子正值年轻力壮,天真烂漫的中二期,近来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非要加入不良少年的组织,于是赶紧亡羊补牢,责令纲手召开会议,美其名曰需要一位英雄来拯救未来一片光明,现在正在失足的祖国花朵,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实质就是谁来帮我管教一下熊孩子而已。
众明眼人默不作声,心里暗暗腹诽,谁让你一直实行放养政策无为而治,这下要闹出事了是谁的锅,傻子才要接这个烂摊子。
偏偏,我们的身边就是不缺这样的傻子,向来少了根筋,从来看不出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的漩涡鸣人情绪激动地拍案而起,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胸脯“三代爷爷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保证把这个孩子教训得服服帖帖的,以后你指北他不敢往东,让他撞墙他不敢撞树”
三代爷爷欣慰一笑“鸣人你办事我向来放心,事成之后我送你份大礼”
“哎哎哎哎,三代爷爷,要涨钱还是升职”鸣人马上凑过来“我也该做做准备攒点钱了,三代爷爷就给我翻个番吧”要不,怎么给我家助一个爱的避风港,一个心的遮阳伞,打住,这么烂俗的文艺风,挺不适合你的,太子殿下。
“绝对比这个还让你高兴”三代老狐狸...咳咳,敬爱的三代爷爷神秘一笑。
“提前透露下吧三代爷爷,要不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啊我说”
于是,本来庄严肃穆的警局会议演变成了根本毫无血缘关系的爷孙俩在一边打着哑谜,剩下的精英们静静地看着,一脸冷漠jpg。
“唉”宁次叹了口气,本来麻烦事情有不怕麻烦的上赶着去接,对他来说应该是件好事,所以说有件蠢到家的同事不见得是件坏事,在某些时刻还能省省麻烦,虽然他并不像鹿丸般那么怕麻烦,可是....
“鸣人那孩子,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宁次你是同龄人中最稳重可靠的,所以....”
呵呵,刚才在会议上你侬我侬的那句‘你办事我向来放心’就这样被三代爷爷如此轻松地丢到外婆桥了...
所以说,有位蠢到家的同事不见得是件坏事的前提是你没优秀到在外人看来可以中和掉他所有智商的负值,没能力去力挽他的狂澜,没资本去善后一切。
“这样的日子也不多了”三代爷爷好像看透了宁次的心理小剧场,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物降一物,能制住鸣人的人也许就在路上了”
宁次少爷表示他愿意自掏腰包付快递费,请那位大神乘着顺丰来,把漩涡鸣人这个害人害己的赶紧收走....
“宁次哥哥”细弱的女声把宁次从心碎的回忆中拉了回来。
“雏田,你怎么来了”
“我...那个...鸣人君他....”羞涩的女孩低着头,对着手指。
并不用多说,宁次自然明白妹妹的想法,毕竟自从鸣人来了之后,雏田总是躲在角落里偷偷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像个痴汉一样,呃...我是说,就算是痴汉,也是个漂亮的美女痴汉。
“不用担心,漩涡鸣人除了命大外也没什么优点了....”
有位大伟人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事实证明,宁次在这一点认知是错误的,漩涡鸣人唯二的优点,就是嘴遁。
来来来,嘴遁的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回到正题,所以当鸣人发动最强嘴遁技能,那张嘴皮子把对失恋外加失足少年的安慰与劝导引向了一曲自己为主角的青春恋爱悲歌---那些年,我们追过的佐助,是啊,轰轰烈烈,坎坎坷坷,荡气回肠的那些年。
其实,原理再简单不过,过程再通俗不过,就是漩涡鸣人君某一天突然开了窍,从此与自己认定的媳妇儿间再也没有青春热血的打架斗嘴,就是一个劲地闷头追赶,哦不,追求。
在大学期间再也受不了的宇智波佐助君有一天郑重其事地把鸣人叫出来谈心
“我是欠你钱了?”
鸣人傻笑着摇摇头,这是我家助第一次主动约我出来耶。
“那我是抢你女朋友了?”
得到的回应依然是某人摇摇头,傻笑着。
“那我是上辈子抢你女朋友了?”佐助君表示快被鸣人神秘莫测,傻气测漏的笑脸给逼疯了。
放心吧,媳妇儿,有我在,你这辈子,下辈子就别想着女朋友的事了,上辈子也甭想,肯定都是我的,哼。
“啊啊啊啊,吊车尾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佐助第一次因为想不明白事情而抓狂,折磨着自己本来就不服帖的头发。
疼媳妇好男人鸣人自然心疼地上前,连忙抓住佐助的手,在对方一脸懵*的表情下,轻轻地把佐助的手放在自己如阳光般金黄色头发上“乖,别这样弄疼自己,要是心烦就抓我的”
佐助从头到脚打了个冷战,倒也是听了话,右手使劲扯着鸣人的短毛,左手上前扯着鸣人的衣领,女王范十足“吊车尾的,你给我把话说明白,我到底是欠你什么了”让你如此不知疲倦,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缠着我!
“你欠我一只助”佐助手劲并不小,鸣人疼得直呼救命,嘶呀嘶呀地回答了问题。
“…那是什么”佐助松了手,倒也是认真地思考起来。
佐助睁大了眼睛,看着在眼前突然放大的带着六道胡须的脸,嘴唇上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了上来,“喂,鸣....唔”毫无经验的鸣人脑海里只有想要佐助更多,更多的想法,倒也算无师自通,双手按住佐助的后脑勺,趁空舌头钻了进去,扫过牙龈,纠缠住怀中人口中的柔软,吮吸追逐着,野兽般贪婪无度。
与年少时闹的那次乌龙不同,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第一次两人还是势不两立的关系,这次一人已经动了心,也许下一次就是两情相悦。
什么,还不够,想听后续?
“和你接吻好像没想象中那么坏,我可以考虑下试着接受你”眉眼间是魅惑的挑逗,纤长的手指覆上鸣人的嘴唇,来回颇有暗示意味地摩挲“从里到外哟”
呃...谁又把隔壁面码他家恰拉助放出来了,哦对了,面码君为博他家助一笑承包了百里番茄田的故事也是一段虐死单身狗的佳话来着,在这里就不过多叙述了。
宇智波佐助,鸣人君家的那只助,是属于稀里糊涂被人强吻后绝对会一声不吭地选择把人揍个半死的类型。
“你这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鸣人收起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道“宇智波佐助,我!漩!涡!鸣!人!喜!欢!你!”
“哈?”佐助收回了拳头,颇有些无力还有些好笑“你不是喜欢小樱吗,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别闹了行不行”
“我是喜欢过小樱,等等,你说什么,明天你要干什么?”上前攥住佐助的手腕。
手腕被攥得生疼,佐助不悦地皱皱眉,倒也是惊讶自己还是好心地解释了下“我收到了FBI的通知”
“宇智波佐助!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鸣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抬起头表情由一瞬间的受伤转变成了狠戾,陌生得让人胆寒。

【鸣佐】木叶警局恋爱物语(就是太子和他那傲娇媳妇的那点破事)

现架,双警察设定,边破案边调戏媳妇儿,太子表示他很忙(๑•ั็ω•็ั๑)

第一章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纳尼”漩涡鸣人把扎啤杯大力磕在桌子上,一脸不成器的表情“暗恋的女生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就这事,不是我说,这叫事嘛,混蛋”   
     “怎么不叫事啊,混蛋”木叶丸不甘示弱地回骂,两手愤怒地拍着桌子“像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大人,怎么会理解我们青春期那懵懂朦胧的爱恋和可望不可即的哀伤”   
   “说这么多没用的屁话,不就是被甩了嘛,哦不,人家根本还没答应和你交往,连小手都没摸过”意识到木叶丸想要杀人的眼神,鸣人及时住了嘴,胡乱抓了抓头发,打了个酒隔“谁在年轻气盛的时候没发过情啊我说,想当年....”   
     自己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暗恋被亵渎了发情,木叶丸鄙视地瞥了鸣人一眼,闷头喝着自己的酒,完全没有想接话茬的意思。   
    像是触碰到了什么遥远的美好回忆,鸣人一个人倒也是说得津津乐道“当年,我”豪迈地指指自己“追了我媳妇,整整三年,嗝~三年,什么概念!我敢说,要是一部漫画里男一追了男二三年,最后还打着少年兄弟情的旗号的话,那作者就可以直接送到小樱的法医室死一死了,他这是把读者当傻子哄啊”   
    “三年?”木叶丸不敢置信地重复了一遍听起来就很漫长的数字,一下子被勾起了好奇心,全然没get到为什么男一追的是男二不是女一这个重点“那你追到了?”   
       得意一笑,举起酒杯凑到嘴边,又无奈放下“....还没有,不过看形势,拿下他是迟早的问题啊我说”   
       那你刚才得瑟个啥,话说你哪来的自信,木叶丸腹诽着,倒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伤人的话“她要是那么好,现在一定不是单身了吧”   
     “怎么可能!”一下子从凳子上窜起来,攥紧拳头“也是,他从小就招人喜欢,说不定就在美国跟个美国妞....”想到了黑发少年温柔地拂过怀中女友的长发,嘴角勾起荡漾一笑那心碎的画面,鸣人捂住眼睛重新坐下来,不甘地挠着桌子,发出刺耳的响声“我等了他这么久,他要是一个情投意合背着我结婚了,我就...我不管,反正是我的”   
      大哥,你好无理取闹....
    “那他现在在美国?”   
    “他成绩好,还没毕业就被特招到FBI了,就留下我被分配到木叶警局了,嗝~”   
    “你俩这样太门不当户不对了吧,学霸和学渣,天才对麻瓜”刚才还是叛逆的中二期少年,不知从哪滋生的优越感让木叶丸画风一变,成了知心大姐,一脸慈祥加不忍地看着面前本来还想开导自己的名为漩涡鸣人的苦逼。   
     “所以啊我说,佐助那个混蛋到底有什么好的,凭什么叫我这么费心,不就是脑子好点,脸蛋好点,身材好点....”鸣人掰着手指列举着,如数家珍,说着说着就上瘾了,妈蛋,真不愧是我漩涡鸣人的媳妇儿(待定),这么优秀。   
     “....这么一听,他好像哪都挺好的,抢手也是应该的”木叶丸赶紧打断某人类似于炫妻的行为地总结。   
    “....怎么办,木叶丸”鸣人两眼汪汪地看着木叶丸“我开始产生追不到人是因为我配不上他的错觉了”   
      你倒是早点给我有这个自觉啊,木叶丸心里小人抓狂了,但还是善良地在表面给鸣人一下下顺毛“不怪你,不怪你,都怪他太优秀”   

    “阿嚏”远在美国,翻开资料的佐助打了个喷嚏,有些疑惑地摸摸鼻子,平时的干练劲少了,多了些懵懵的萌感。   
    “怎么了”同事关切地走过来“感冒了?”很自然地伸出手想探一下他额头的温度。   
       佐助下意识地后退下,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和不友善。   
     “....”同事尴尬地收回手,把资料递给他“这是上头给你的调职书”  
    “放在这里就行了”佐助示意他放在桌子上,接着头也不抬地继续看着自己的资料。   
    “哦好”同事放下资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不满地直骂爹,本来想怀柔政策把局里这位高岭之花拿下的,妈的,老子连碰都没碰过就直接调去日本了,之前有的看没的吃,以后连看都看不了了,强上的话又打不过,呜呜呜上天那,你给他那张脸就别给他那惊人的武力值了,行不,你让我们这些屌丝怎么活...     
        佐助揉了揉眉心,右眼一跳一跳的,随手把资料放在刚才的调职书上,还没意识到这本白纸黑字的调职书有时候会发挥月老姻缘簿的奇妙功能。   
        鸣人突然惊叫起来,把木叶丸吓掉半个魂“木叶丸,我我我我....刚刚左眼皮跳了,左眼跳财,这是不是暗示着我的助要回来了啊我说”
     ......你也太迷信了吧,大哥,木叶丸直接闷头自己喝酒,不予回应。  
     事实证明,有时候老祖宗留下的文明瑰宝有时冥冥之中还是有点可信度的。